帝女皇后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另有一人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十几日后,终于到了玉染和容袭要一起离开商国地界的时候了。毕竟将近两个月的商谈,足以让最初想要做个样子和议的目的达成了。

  虽说这些也只是个表面功夫,但怎么说也得做足。

  容袭合上桌案上的书册,看着进屋的修子期,开口道“看样子阿染从王宫出来之后,是不会回来了。”

  “公子,看公主他们马车的路,应当是朝着商宁交界的方向去了。”修子期沉声道。

  “阿染也是好思量。”容袭微微一笑说道。

  “公主已经命秦奚率领大军埋伏与商宁边境了,就等待会儿商国内乱一闹起来就动手。”修子期说道。

  容袭闻言,微微抬眸,他沉默良久,笑道“也不知最后阿染会不会生我的气。”

  修子期缓了一会儿,道“公主就算真的生公子的气,也只是一时的。再说公主又何尝不知公子想要做什么?”

  “一时……呵,阿染的性子诚然是难捉摸了些。”容袭轻笑说道。

  “公子并非要和公主争锋到底,最多不过是相安无事、各取所需,公主的心中也未必没有料到这些。想来,这么多年了,公主也定然不想次次都和公子互相闹下去的。”修子期略是思索道。

  容袭抬头,一双漆黑无尽的双眼落在了修子期的面上,他望着修子期,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又何尝知晓,阿染和我不是存心想要互相闹一闹的呢?”

  既是每每都要互相给对方添堵,那添着添着也就习惯了。要真是两人都收手不干,或许才是少了几分颜色。

  可是,或许这一次连容袭和玉染都没有想到的就是还有另外一个人也趁着机会插手了进来。也正是因为这个人的插手,造成了玉染和容袭原本的考量有了颠覆性的转变。

  数日后,紧邻商国东境天柏城的一条道上,玉染的马车就停在那儿,除去跟着玉染一起坐在马车里的云陆,还一起走的便是现下在马车外收着消息的卓冷烟。

  玉染倚在车厢的木质厢壁上,身上盖着一条厚实的毛毯,她手上正在慢慢地翻着一本书册,而一双微眯的凤眸看似慵懒,却从中透露出一种无法逼视的锋锐明丽。

  一阵凉风吹过,拂起了马车的帘子,云陆也拢了拢身上的毯子,缩了缩身子道“阿姐,天这么冷,你说他们会不会办事儿偷懒啊?”

  玉染唇角微提,抬眸笑着说道“这种事也能懈怠?”

  云陆勾了勾嘴角,“也是。要是连阿姐的人都靠不住了,那我还真想不出来有谁还能信。”

  玉染望着云陆的面庞沉吟了一会儿,忽然缓缓地阖上了手中的书。气氛半晌地沉默之后,玉染才用着较为柔和的嗓音道“阿云,你知道容袭的人为什么想杀你吗?”

  云陆蓦地一怔,搭在膝盖上的手也不自觉地蜷了蜷,“他的人想杀我?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啊?”

  “最初他只是派人跟着你罢了,不过就从前几日,他也不知是为何动了杀心,我留在你身边的人都被以各种名义换了个遍,幸好我让冷烟多留心一些,否则断然会出事。”玉染眸光微闪道。

  这次,云陆咬着唇不说话了。

  他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有些不知从何开口。

  “不想说就算了,这些我也不是非要知道。等你哪天想说了,再告诉我吧。”玉染轻声一笑,面上毫不在乎。

  片刻过去,马车的帘子被掀起半边,卓冷烟探身道“姐。”

  “如何?”玉染凝神道。

  “商国境内动乱已起,商国的那三个刚封的王爷倒是厉害,稍稍一遣人伪装成夏侯仪的人去挑唆,就把整个朝堂给掀翻了。也亏得他们一闹就直接闹得这么大,省了我们不少时间。”卓冷烟将信纸递了过来,同时冷静道。

  “倒是快。”玉染接过信纸,微微顿了顿,道“那我们也走吧,去东燃山。”

  “是,姐。”卓冷烟点头。

  “阿姐,东燃山是什么很要紧的地方吗?”云陆忽然瘪了瘪眉,问道。

  玉染一边扫视着信上的大致内容,一边应声道“去了再说不迟。”

  信上消息大致所书,在三位王爷大闹一场之后,南宫翎大怒,要将他们和夏侯仪治罪,结果夏侯仪将罪责推脱到分家头上。可夏侯仪这阵子的骂名可是够多,分家之人又素来贤良,百姓自然更愿意相信分家,对夏侯仪和本家的谩骂声极大。

  结果这么一来,南宫翎为了保证他商君的位置,自然只能更顺从民心,严惩于夏侯仪。这下可好了,原本夏侯本家就对这位新君面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很不满意,现在既然商君都索性直接撕破了脸皮闹了起来,他们夏侯本家的忍耐也快要到了极致。也不知是谁在夏侯仪背后又添了一把火,让夏侯仪居然会直接选择反了,动荡就此掀起。

  虽然夏侯仪对三位王爷之前的大闹很是不满,但毕竟三位王爷各有封地,也有权势,所以他势必得要拉拢。恰好三王皆是冲动莽撞之性,危言耸听之下直接就对商君产生了不睦之心,这也让夏侯仪很顺利地便与他们缔结了暂时的约定,一道对付商君。至于之后夏侯仪要是真的谋逆成功了,那三位王爷结局究竟如何,还未可知。

  而同时夏侯仪也心知绝不可忘记商国大将叶明轩的存在,叶明轩在夏侯仪眼中同样狼子野心,天下大乱起来势必也会在争锋之中夺得名头,所以夏侯仪自然是不会忘记背地里先一步对叶明轩动手的。只可惜叶明轩防备极深,他才刚刚命人动手,便接到消息说叶明轩已经亲自率领人马开始行动了。

  于是乎,就有了现在的情境。

  叶明轩统领将军一半商国军队,兵分几路与夏侯仪对峙,同时监察控制商君南宫翎。而夏侯仪则与三王联合,同时借背后多年势力存养,首先与商国都城守军战成一片。普通的城中百姓早已纷纷逃离,目前整个都城可谓是只有战火纷飞,热闹不已。

  而此刻,因玉染提前吩咐准备,夏侯分家和江家随即领头动身,从中横插一脚。原本夏侯仪就未曾料到竟然江家会不受控制,甚至委身分家之下。江家富可敌国,军和粮皆是充备,也许一般的权贵人家都敌不上像江家这般的消耗。一时间,夏侯仪竟然有所败退之象。

  不过,这也只是表面。

  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一场商国内乱,才不过起了个头。

  “阿姐是有什么烦忧的地方吗?”哪怕玉染没有说话,云陆坐在一边也有所感觉。

  玉染沉吟须臾,眼底幽深道“我之前以为夏侯仪不会那么轻易地对叶明轩动手,可是他却动了;而现在,原本准备添火让夏侯仪对商君再无耐心的人是我,可偏偏有人先一步去添了这把火。”

  “阿姐的意思是还有一个人在背后作祟,对商国有觊觎之心?”云陆问道。

  玉染微微偏头,眸光晦暗,“不一定是觊觎商国……”她总觉得这次整件事情背后好似还有一个人在不断地插手,而且还刻意地不想让她知道。

  “那个人会不会是慕容袭?”云陆的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人就是容袭那张笑得莫测的脸。

  “不大像。”玉染摇头。

  “可就算这个神秘的人不是慕容袭,那慕容袭又会做什么呢?阿姐你别光记着放了别人,然后把他给忘了。这个人才是最不让阿姐你省心的呢!”云陆呲牙咧嘴地说道,似乎一提起容袭,他的心头就能上火。

  “我大概知道他想做什么,无非是想要也占商国一份利罢了。我们各取所需,就算对上应该也不会太过于兵戎交戈。但一切终归不能太理想,所以诚如你所说,防范仍不可少。”玉染的笑意看起来不尽眼底。

  “就目前来看,阿姐觉得首先会败下阵来的是谁家?”云陆好奇道。

  玉染想了想,说“当是夏侯本家。”

  既有神秘之人在背后作乱,将夏侯本家之人耍得团团转,以至于没有考虑精准行事;又有叶明轩、夏侯分家、江家的争对,以及南宫翎的抗争;那三位王爷除了有些权势和军队,根本就是在别的方面一窍不通,更妄论指挥,所以只要有人前去挑拨拉拢或是强行以奇兵攻打,那么他们的溃散简直轻而易举。

  玉染想到此处,忽然神情微转,掀起马车帘子,对着外面的卓冷烟道“冷烟,上次交给夏侯央的东西,他带着吗?”

  “带了。”卓冷烟答。

  玉染又道“既然这样,你再传书一封于他,同他说,他手里的东西夏侯仪他们定然会想要去抢夺的,也或许不止是夏侯仪,所以让夏侯铮先带着东西也往东燃山走。”

  “是,姐。”

  “对了,容袭那里……”玉染眉头微拢。

  “姐,容袭从华国边界调军的事情你一早就知道了?”卓冷烟面露复杂。

  “恩,知道。”

  “真是不知该如何说你了。”卓冷烟轻叹,却是无奈。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