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九十八章 慕容璞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九十八章慕容璞

  容袭本来是在闭目休憩,忽然鼻息之间传来一阵清浅的幽兰香味,让他笑着睁开了双眼,果真是看见玉染正站在他的床边,用着一副面目表情的模样瞧着他。

  “阿染来了啊。”他温柔地开口。

  “你不好好睡着,还唤我来作甚?”玉染自然地侧坐在床沿,目光平静地落在容袭的脸上。

  容袭微微一笑,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攀上玉染的手腕,他说:“若无阿染陪伴,容袭惶恐。”

  “你都把别人的心思给算计了进去,你有什么好惶恐的?”玉染眼光一闪,语气仍是平淡。

  “我现在无兵无权,被父王禁锢于云华殿,可是一切都仰赖于阿染啊。”容袭的面上露出几分无辜之色。

  玉染挑了挑眉,直言道:“你将手中的所有兵权交还给华君,看似是因为要保我安好所以才忍痛做出的决定。可实则,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因为只有你把兵权还给了华君,才能让他逐渐对你放下一层层的防备。待他掉以轻心之时,也就是你可以动手的时候。”

  “不愧是阿染。”容袭的一双漆黑眼眸直直地望着玉染,他闻言,只是风轻云淡地笑了笑,看似毫无隐瞒玉染之意。

  玉染默了一会儿,忽然话锋一转,“你是否知道商国国君崩逝的消息?”

  容袭略是撑起些身子,接着微微颔首。仔细一看,他的额上仍是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脸色看起来虽有好转,但还是虚弱。

  玉染不作声,但还是替容袭在腰后垫了个枕头,让他坐起来的时候好舒适些。

  “知道,在你今日去上朝之后,我便得到了消息。”容袭出声道。

  “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玉染抬眸问道。

  容袭偏了偏头,他的眼底如夜空,一望不可尽,“这件事,难道不应该是阿染比我更清楚几分吗?”

  “你倒是精明。”玉染故意轻哼一声说道。

  容袭笑了笑,温和道:“你去了一趟商国昊天宗,可谓是收获颇丰。”

  玉染柳眉微扬,凤眸的目光挪到了容袭的面上。

  “可惜就凭着你现在拥有的这番武艺,以后若是再出门遇险,估计就没有容袭的什么英雄救美之事了。”容袭故作惋惜道。

  “这么说你是期盼着我日后出门还会遇险咯?”玉染反问。

  容袭柔和一笑,眼底露出一副极为诚恳的模样,“自然不是。”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还是玉染开口说道:“商国这次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定不会轻易简单地就结束。”

  “就算他们想轻易简单地结束,阿染也可以让他们变得不轻易、不简单啊。”容袭十分悠闲地声音陡然传来。

  玉染的眸子猛地斜向容袭,但这一次,她的脸上却是罕见地浮现了颇为赞同的笑意。

  她唇角弯弯,眼底颇深,声色轻柔却锋芒尽显,“正好,我也嫌这华国还是*静了。”

  “阿染想将华国的风浪也掀得更大些,看来还是很关心容袭的。”容袭笑盈盈地开口,一张绝世的容颜似乎又艳丽了几分。

  “你可别自作多情。”玉染扬了扬下巴,蓦地撇开视线。

  容袭对此笑而不语。

  因为他太了解玉染了,他知道,玉染现在的表现就算再怎么别扭,也还是和他站在同一个方向的——他们都是为了能够动摇华君的根本,也是为了使得商国支离破碎、再不安宁。

  就如同之前苏久他们谈论过的一般,只要玉染和容袭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努力,那他们无论如何至少还是能够和平相处的。这就好像是回到了曾经明戌还在的那个时候,玉染是为了解心头薄凉,容袭是为了玉染与己利,所以他们才能够共同度过那些煎熬却温暖的岁月。

  “有一件事倒是忘了问阿染了……”容袭忽然开口,他的眼帘微垂,眼底深邃。

  “什么事?”玉染诧异。

  容袭抿了抿唇,蓦地笑着开口:“孩子,还好吗?”

  听到容袭问起孩子,玉染冷不防一怔。

  “哦……有冷烟和秦奚他们照顾,挺好。”玉染话语间顿了顿,语气听起来没有了刚才的灵动婉转,反而有些闷闷的。

  容袭闻言,先是展露笑颜,又是接着无奈道:“我们两个还真是不称职的父母。”

  “是啊,不称职。”玉染赞同地垂眸微笑,片刻,她又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道:“说起啦,他的名字我都还没有给他起。”

  玉染说到此处,心中不免既是无奈也是愧疚。

  “慕容璞。”容袭思讨了一会儿,蓦地说道。

  玉染还没反应过来,似乎是出神了一会儿,“什么?”

  容袭轻笑,很耐心地再问了一遍,“我是说——你觉得慕容璞这个名字如何?璞玉的璞。”

  “璞?君子温润如璞玉,这倒是个不错的名字。”玉染点了点头,似是赞同。

  倒是容袭,他轻轻拉着玉染的手,见玉染没有挣开,于是十分满意地笑了笑,随后他望着玉染温柔地说道:“璞玉为初,玉染为上。若璞玉只是璞玉,而无这万千世界的浸染,那它就永远只能是一块璞玉。”

  玉染听闻,微微一愣。

  因为玉染明白,容袭想要告诉她的意思是:璞玉为初代表着新生,就如他们的孩子;玉有所染代表着成长与成就,就如同玉染。

  “歪理。”玉染不免失笑。

  “怎么会?倒是当初你给自己起‘玉染’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觉着古怪,为何你一定要将自己变成一枚被浸染过的美玉。现在重新一想,竟觉得还有几分意味。”容袭追忆起昔日他露出的那副古怪的神情,不禁畅笑不已。

  玉染想起过往的事情,蓦地敛起眼眸,细长的眼睫扑扇着,让她的视线模糊不清。

  “终归,也是和你一起给他起了个名字,以后也不用每每看着冷烟寄来的信里都是不忘催我给他起名。”玉染面露复杂道。

  容袭盯着神情复杂的玉染,他的眼底愈发地幽深起来,如同皓夜般幽寂,又如同潭水般沉静。

  “说到底,你我二人都不是可以顾及得上孩子的人。只不过,因为他是阿染你和我的孩子,所以我会多在意他几分。”容袭的语气听起来格外温和。

  是了,就是这个道理。

  正如同以前玉染心中所想的那般——她并不喜欢孩子,只是因为这个孩子是容袭和她所生,也是容袭留给她的唯一可以抓得住的念想。

  容袭见玉染沉默不语,于是他弯了弯唇角,趁着玉染出神,悄悄地将自己的身子凑近玉染。

  待到玉染反应过来,已是发觉自己的腰际多了一双手臂,将她轻轻地锢在怀里。

  “阿染……”容袭忽然贴着玉染的耳畔轻声开口。

  玉染微微侧眸,“恩?”

  “要不……你为我再生个孩子吧?”容袭在玉染惊讶的眼神底下笑得愈发艳丽,他不等玉染开口,便兀自低声解释道:“而且——还得是个女孩子。这样的话,就算我和阿染经常因不合而分别,至少阿染看着璞儿会想起我,而我也可以看着孩子想起阿染。”

  玉染不顾容袭的温情表露,而是眉峰一挑,冷眸瞥着容袭道:“想都别想,快放开我。”

  “还真是无情。”容袭笑呵呵地松开了禁锢着玉染的双臂,没有丝毫恼意。他身子放松,往身后的软枕上靠去,一副模样看起来既悠闲又虚弱。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偏殿了。对了,你若是再冷着眼对苏久,那接下去我可是日日都不来了。”玉染蓦地站起身,话毕之后,潇洒地转身离去,连头都没回一下。

  容袭望着玉染离开的背影,唇角漾起浅淡却温柔的笑容,让他的容颜看上去更是魅惑了几分,他笑着兀自喃喃道:“果然……阿染还是阿染啊!”

  这样互相谋于心,却又能够相处得颇为自然的情况,也就只有他和玉染才能做到了。

  翌日,当玉染下了早朝的时候,太子与她聊了几句之后便先一步离开。可正当玉染刚刚走到主殿边上的回廊口的一刻,却被另一个人拦住了脚步。

  玉染抬起眼眸,看清楚挡在她身前的人之后,微微低头作揖,“玉锦参见三皇子殿下。”她稍稍一顿,继而问道:“不知三殿下找玉锦,是有何事啊?”

  “玉太傅不必紧张。”三皇子慕容逸微微一笑,接着开口说道:“本殿早有听闻玉太傅的才学广阔,所以今日前来,自当只是想要拜会太傅一二。”

  “玉锦多谢三殿下抬爱。三殿下言重了,玉锦不过是寻常之辈,只是多些听闻见识罢了,不足一提。”玉染依旧微垂着头,并未卡看向慕容逸。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