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九十四章 虚谏言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九十四章虚谏言

  慕容安澜说有人举荐,这可是以前从来不曾有过的。

  慕容齐的眼底有光芒闪过,眼神却并不锋利,因为他原本召回这个五子,便就是有意培养,希望慕容安澜可以插入太子慕容麟和三皇子慕容逸之间。

  虽然现在慕容齐不知慕容安澜到底是出于什么缘故才会突然上心,但这毕竟是慕容齐想要看到的结果,所以他断然不会拒绝。

  “哦?五皇子既然有人举荐,不妨与孤一言。”慕容齐笑着抬手开口。

  慕容安澜抿了抿唇,片刻之后低头作揖道:“回父王,儿臣想举荐的人是——梁副将。”

  “梁副将?”慕容齐闻言,眼中也是一亮。确实,仔细一想,这梁竹副将确实是个好人选。

  “是,父王,正是梁副将。儿臣以为,梁副将是初上任,如果由梁副将去往华国北境,那必然不会被人轻易辨出,更可达到暗中查探虚实的目的。”慕容安澜把玉染教他说的话直接照搬了上去。

  慕容齐闻言,斟酌片刻,接着朗声开口道:“既如此,便如你所言,就由梁副将来担任这次探查北境的要务。”

  “谢父王。”慕容安澜作揖,随后退回自己的位置。再抬头的一刻,他看见自己的两位兄长都在看着自己,一时间心中不禁复杂。

  说实在的,慕容安澜原本没准备出这个风头。虽说他以为随便是他哪个兄长来举荐竹良都可以,但因为玉染特意嘱咐一定要是他来向慕容齐提出这个意见,所以他便答应了。

  刚才说出这一席话,还真是叫他紧张不已。

  而竹良也在慕容齐下了命令之后从位列中走出,朝着慕容齐恭敬作揖之后,开口应声道:“臣谨遵君上命令,此次前往北境,定不负君上期望。”

  去往北境探查的人已是决定下来,北平侯之事便暂定如此。而后又有大臣提了一些别他的事,但都并不算重要,所以很快便下了朝。

  玉染与替身换回身份之后,替身作为玉锦出宫去往太傅府,而真正的玉染再次穿过云华殿的暗道回到殿中。

  她这才到偏殿换回女装,那位王宫隐卫头领“彭陆”便来传令了。

  “姑娘,君上在御书房有请。”

  玉染并不惊讶,甚至如果华君不来找她,那在她印象里才是一件怪事。

  玉染点了点头,笑道:“有劳了。”

  “姑娘不必客气。”他朝着玉染微微抱拳低头,下一刻便闪身不见。

  玉染踏入御书房,看见慕容齐应是正在阅览着今日送来的文书奏章。

  “来了便进来吧。”慕容齐让其他人都已退下,所以他头也不抬便知现在走入的人必定是玉染。

  “红衣参见君上。”玉染福身行礼。

  “免礼吧。”慕容齐放下奏折,朝着玉染一摆手。他的眸光在这一刻射向玉染,随后用着一种探究的语气开口道:“听说昨日孤的五皇子去了一趟云华殿?”

  “是,君上。”玉染微微颔首。

  “放他进去是受你嘱意,还是孤的四子同意的?”慕容齐继续问道。

  玉染闻言,并未慌乱,她轻轻福身,平静开口:“回禀君上,五殿下是红衣亲自嘱意放入云华殿的。”

  “能告诉孤理由吗?”慕容齐的神色不明,只是如此问道。

  玉染微笑开口:“君上,五殿下心系四殿下身体,所以特意来云华殿探望。所说四殿下失忆,对人和事都已无印象,可红衣以为,若是能让四殿下见见五殿下,也许四殿下的记忆会有所恢复。况且,红衣在五殿下踏入主殿之前,已与四殿下先行提过,四殿下也没有拒绝红衣的提议。”

  “孤之前想让其他人进入云华殿,孤的四子皆是通通以失忆来闭门搪塞,孤也不好强行再叫人闯进去,那样一来被有心之人传出去,还莫不将孤说成是个没有仁爱之心,不通情达理之人?”慕容齐装作感叹般地笑了笑,接着他看向玉染,蓦地继续道:“果然,还是红衣姑娘的本事高超,能让孤的这位失忆前和失忆后都死脾气的四子转变心意。”

  “君上谬赞了,红衣哪里有如此高超的本事?不过是将自己的模样和举止尽力装成了宁国的摄政王赫连玉,要不然红衣岂能得到四殿下的垂青信任?”玉染面上含笑,眼底却是漆黑幽深,不是旁人可以轻易探查。

  “是红衣姑娘过谦才是。虽然至今未见红衣姑娘真颜,但姑娘谈吐之间表现皆是蕙质兰心,想必定然也是一位佳人。孤的四子能够得到你的庇佑,也算是他的福分。”慕容齐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样子应是十分欣赏于玉染的表现。

  玉染敛起眼眸,慢慢开口道:“君上,虽说红衣只是君上从红月阁找来‘护佑’四殿下的人,可这些时日以来,红衣心中也有一些思量已经堆置许久,不知此刻到底当讲不当讲?”

  “你说。”慕容齐点头,眸光也被玉染吸引了过去。

  玉染沉默须臾,接着以一种恭敬认真地姿态微微低头,沉声开口道:“君上,四殿下的脾性固然特别,但那是四殿下出自骨子里的高傲,因为他是君上的皇子。就算君上想要压制他的桀骜,可以红衣看来,四殿下如今即便失忆,在心性上也不曾改变。

  “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与君上委实至关重要。刚才红衣也说了,四殿下不论如何,也是君上的四皇子,也是朝之栋梁,若是君上长此以往下去皆以四殿下重病不宜外出来搪塞朝臣众人,那必有流言外传。

  “红衣作为红月阁的长老之一,实则是不能妄言除去任务之外的事情。所以刚才红衣所言,若是君上觉得不妥,就当做玩笑话一听而过便罢了,红衣日后不会再说任何一句逾越之言。”

  玉染话毕的一刻,慕容齐的眼眸也深了几分,似乎也是在仔细思量着玉染的话。

  慕容齐一手抚在桌面之上,眼底的神色虽说阴沉,却也五味杂陈。许久之后,只听他叹了一声,英气威严的面庞上陡然多出了几分苦笑无奈之色。

  “姑娘所言甚是有理,但姑娘有所知的事情,自然也有不知的事情。很多时候,身处高位不胜寒,孤自己做出的决定也不一定就代表着孤自己的心意。”慕容齐说到此处,故作感叹,“红衣姑娘,你能够替孤想到这些,而且能够如此为孤的四子所考虑,孤深感慰藉,又岂会道你逾越?”

  玉染轻轻福了福身,面上含笑,半是低头,也未开口言语。

  “既是如此,孤也没有什么其他琐事了,红衣姑娘便先回云华殿吧,四皇子那里还要多劳你费心了。”慕容齐的眼底颇深,仍是笑着对玉染点了点头。

  “跟随四殿下左右是红衣的职责所在,那红衣便先告退。”玉染深深福身,面带浅笑地往后退了几步,接着才转身离开。

  在回身的一刻,玉染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而原本透亮的眼底也逐渐加深,最后成了一片幽静朦胧的模样。

  这慕容齐,还真是一个老奸巨猾之人!居然连面对她这么一个外来的“江湖中人”,都是以这般模棱两可的态度来对待,哪怕给她上演一出装作仁义的好戏,也不愿透露半分心中的真实想法。

  而慕容齐在看着玉染走出御书房之后,他的眉峰一冷,眼眸微眯,眼底显得阴恻了不少,而放在桌上的手也逐渐握紧。

  确实,刚才玉染的话提醒到了他不少。

  只不过,玉染的话固然有道理,他却没办法全都听下去。

  他的这位四子,实在是一个让人无法放下心来的人,不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是一样让他喜欢不起来。

  比起如今的朝堂风云,比起太子和三皇子之间的争锋,比起流言蜚语,或许,他的这个四子才是一个最大最深层的麻烦。

  而玉染在回到云华殿的时候,思来想去之下,还是先准备去瞧一眼容袭。

  这不,玉染才刚掀起帘子走进寝殿的内殿,一个温软委屈的声音便轻飘飘地传来。

  “阿染……”

  玉染听闻,不温不火的眸光冷不防地就向着还躺在床榻上的男子飞去。这一个好好的男子,就算容颜里有几分女子的阴柔魅惑也便罢了,居然硬是连自己的声音都要装成是这般迷惑人心的模样,这叫什么事?

  “阿染,容袭睁开眼,便没瞧见你,连子期都晌久未归,真是叫容袭在这空殿里一人寂寥不已。”容袭眨了眨那双漆黑深邃的好看眼眸,随后有些委屈地望着玉染说道。

  玉染柳眉一条,凤眸斜飞,“既如此,可否需要我替你将安澜唤来?他已经向我念叨过还要再来看你,我觉得他作为你的弟弟,也确实理应多来照顾兄长几回。”

  就慕容安澜那又激动、又闹腾的劲,容袭一想着便是眼皮直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