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七十八章 情为局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七十八章情为局

  修子期才同玉染说完,便自己飞快地来到一旁的桌案边。他先掀开茶壶的盖子看了一眼,接着又立刻将里头的茶水倒在了杯盏之中。

  银针入杯,却是并未变色。

  “即使你用银针查验,这毒也是根本不会露出丝毫端倪的。当年颛顼帝命太医院暗中所制最无色无味且难解之毒,正是这一种。但后来,颛顼帝便遣人将一切制毒的踪迹全部抹去,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卷宗。而他剩下留在身边的,便只有几颗毒药与解药。”玉染的语气尤为平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似乎她对于眼前容袭的境况早已心知肚明。

  “有毒药那便有解药。这毒之前便是你们阁主所解,那今日,既然你们阁主会派你前来华国王宫,不也就证明了你们阁主知道了公子如今的状况,并且唯有她有办法救公子于危难吗?”修子期虽然心中焦急,可言语间仍旧保持着几分冷静。

  “你倒是心如明镜。”玉染轻笑一声,柳眉微挑。

  修子期眼中微亮,“那公子……”

  “只是你再怎么心如明镜,也未必可以像你们家公子一般想得周全。”玉染忽然打断道。

  “这是……何意?”修子期不解。

  玉染先是勾了勾唇角,下一刻,她的眸光深深地瞥了一眼桌上的茶盏,转而沉声问道:“四殿下旧毒复发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修子期略一思索,答道:“两月有余。”

  “对啊,两月有余……”玉染点点头,然后仰头轻叹了一声,“在他还没有失忆之前,他就已经中毒了。”

  修子期似乎开始理解玉染的言下之意。

  “你的意思是……”

  玉染凤眸微敛,神色淡然,“聪明若眼前的这位四殿下,他既然在还未失忆之前便已然中毒,定是会猜到究竟是谁给他下的毒。可以下毒的东西无非是些吃食,但若是能让毒症一日比一日更重,并且时而在饮茶之后毒症最为明显,那不就已经证明了他的毒是被下在了茶水之中吗?他自己早就知道了,可是他却并未指出。修大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修子期当然明白,他怎么会听不明白?

  “意味着……公子明知茶中有毒,却还是选择一次又一次地喝了下去。公子这是要让君上知道他是真的再次中毒了!”修子期的眉头紧拢,放在身侧的手也是逐渐握拳。

  “他如此决绝,便是不肯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了。”玉染轻轻吁出一口气,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容袭那张绝美无暇的面庞上。

  修子期顿了顿,低声开口说道:“可是再这么继续拖下去不解毒,公子的身体又会和以前一样要经受无比的折磨。”

  玉染沉默良久,最后只是阖了阖眼,再睁眼时,她的唇畔浮现出了若有若无的浅笑,她偏了偏头,说道:“放心吧,我还在这里,而他至少也是我要看护之人,他不会有事的。”

  “那子期就在这里多谢红衣姑娘的照拂了。”修子期至此,终是朝着玉染深深作揖。

  “你先去和云华殿外的隐卫通报一声吧,让他现在可以去请太医过来。”玉染看了容袭一眼,转而对修子期说道。

  这一次,修子期没有多问,他点了点头,然后朝外面走去。

  待到殿中只剩下了玉染和躺着的容袭两人,玉染终是不用再掩藏什么了。说实在的,她自从来了华国王宫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隐藏的地方。因为华君让她扮得人是她自己,而修子期他们的眼中也都认为她是在演着赫连玉。

  玉染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在床沿边坐了下来。

  她的双眼紧紧地注视在容袭的脸上,久久没有离开。

  “你这样一直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很喜欢我的。”忽然,男子温和中略带沙哑的声音落入了玉染的耳中。

  玉染微微垂眸,望着睁开眼睛的容袭微笑道:“四殿下,你这样意有所指地提醒我,我也会以为你很喜欢我。”

  容袭的面色苍白,只是他的那双眼睛依旧幽深不见底。他望着坐在床边的玉染,神情格外的温和,连同语气都愈发柔软起来,“若是你说得是真的呢?”

  “四殿下,红衣无福消受殿下所爱。”玉染神色不变,同样语气柔和。

  “是吗?”容袭悠悠地道了一声,双眼半阖道:“子期和其他人都告诉我,我已经成婚了。而成婚之人,是宁国的摄政王,也是定国公主,名字叫赫连玉。”

  “对,赫连玉。”玉染的眼神悠远,但仍是含笑点头。

  容袭闻言,唇角也是隐有笑意浮现,他笑得很温柔,明明正是浑身疼痛难忍之时,可他偏偏还是可以摆出一副优雅且耀眼的姿态。他的墨发因为冷汗而粘在脸侧,可依旧不影响他的灼灼风姿。

  他轻轻咳了两声,目光紧紧地黏在玉染的容颜上,随后出口的声音听起来是那般的温润轻柔,他说:“你的名字——是不是叫赫连玉?”

  玉染蓦地一怔,她静静地望着容袭,一时间竟是一言不发。

  容袭在打量玉染,而玉染也在打量容袭,她想知道容袭的失忆到底是真是假。只是,容袭的态度实在太过平和,而且身上也没有往日里隐约透出的逼人锋锐之感。

  玉染看着容袭,她现在没有办法判断……

  “四殿下,我的名字——叫做红衣。”玉染最后还是偏头一笑,淡然开口:“红衣是红月阁的人,红月阁的阁主便是赫连殿下,红衣是因赫连殿下的派遣才会来到这里。红衣要做的,不过是扮演好赫连殿下罢了,岂敢冒然挂上赫连殿下的名讳?”

  容袭在玉染话音落下之后又定定地盯着她许久,半晌之后才飒然微笑,“是吗?那真是可惜。”说到此处,容袭的面上还真的露出了些许遗憾之色。

  “我以君命为天,君以我之双眼为己眼。四殿下,还请你现在只需顾全自己便好。其余一切,红衣自当谨遵赫连殿下教诲,为四殿下竭尽所能——化‘死局’为活路。”玉染站起身来,面对着容袭微微作揖,笑意更是清浅。

  容袭慢慢侧过头,他的双眼从玉染的面上扫过,接着勾唇说道:“好,那我拭目以待。”

  玉染虽然口中所言为“死局”,可真是这就是一场死局吗?

  所谓死局,是已前路无望,一筹莫展。可眼下这华国局势,对于容袭来说却是看似前路一片渺茫,实则只要步步筹谋,则翻身的机会便以目可数。

  玉染心中暗笑一声,不知是嘲讽还是感叹。

  容袭啊容袭,不论你的失忆是真还是假,这场局你确实已经胜我一筹了。你以性命相搏,搏的是我一定会来救你,搏的是我对你的情意仍旧存于世间。

  而我,现在就站在这里。

  所以,是你赢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可取所需。我助你解局,陪你一起扫清前路障碍,而换之我握你性命于手,不伤你,却也将你算入我的局中。

  我们,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还是如以前一般——虽是一往情深,却仍旧以情为局。

  十日过去,玉染每日所做的当真只是安静地陪在容袭身边,以及随时注意容袭的毒发状况。为了往容袭的中毒之症仍是可以时而浮现于表面,玉染便仅仅是和以前一般,只在容袭的茶盏中放了缓解的药,却并不能解读。

  还未失去记忆的容袭以自己的性命相搏,就是为了要让华君信服,对他放松警惕,以便将来更好地筹谋。那玉染既然已经猜到了容袭这么做的理由,她又何苦去改变容袭的一片苦心?

  之前华君派来的太医被玉染放了进来,在经过太医诊治之后,太医确定容袭是中毒,想来这也满足了华军之愿。

  因为卓冷烟要扮作玉染的模样时而上朝,所以无法脱开身,隔日一早来到华国王宫的便是苏久、宋泽与樊温。会多加上宋泽与樊温则是因为先前答应了华君会另找几位红月阁之人看守于云华殿,当然他们也是由于担忧久久不归的玉染,所以才愿意亲自来华国跑一趟。宋泽与樊温的武功并不好,但是佯装一二还是足以。

  而这时,玉染却身处在另一个地方。

  太子慕容麟身边缺了一位太子太傅,所以华君正在广纳天下贤良有德之辈,可谓太子授业解惑。

  玉染闻此消息,自然眼中明亮。

  这样一个可以深入朝堂,且又能掌握太子行踪的官职,她又岂能放过?

  太子虽觊觎王位,可他性情怯懦,这样下去必成不了大事,而且三皇子的地位也会因此而愈发提高。华君为了防范于三皇子,自然也不会允许他立下的太子被设计推翻,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位太傅来保证太子的安危。

  华君让太子自己亲选,并命丞相监选,这也可见华君对太子太傅的重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