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七十七章 非红衣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七十七章非红衣

  “你说得对,这本是陈年旧事了,孤也不想提起。可孤的这个四子啊,当年还是明戌之时,他与明戌最受颛顼帝宠爱的长公主定下婚约。而颛顼帝为防孤的四子对皇长公主不利,于是便给他下了一种牵制之毒。”慕容齐的言语平静,仿佛诉说的这件事根本不是发生在自己亲生儿子的身上。

  至少从慕容齐的脸上,红衣看不出慕容齐有丝毫的悲伤遗憾之意。

  这华君慕容齐与当年的颛顼帝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吧?

  红衣垂下眼帘,眼底神色不明,她缓缓启唇道:“那君上是需要红衣做什么呢?”

  “孤的四子自失忆以来,脾性古怪了不少。除了孤的隐卫,还有一直跟随着他的修子期以外,他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云华殿,包括了所有的婢女和内监。”慕容齐说到此处,佯装叹息道:“他的身体每况日下,可他却是连孤安排的太医都不肯见上一面,这让孤也是既为难又担心啊!”

  担心这个词,你也会有一日用在容袭的身上吗?真是讽刺!

  红衣暗自的想法自然不会表露于外,她的凤眸中碎光闪烁,片刻后,她再次拱手作揖道:“君上的意思红衣明白了,红衣回去之后会劝服四殿下一见太医的,还望君上不必担忧。”

  红衣当然晓得华君的意思,容袭自失忆之后几乎不许任何外人进入,这般行事却是也是失忆之人因为情绪波动而可能做得出来的,但这却也将华君的太医无法进入其内。隐卫还算是藏匿于暗中,如若要下毒自是简单,可华君要试探的——是容袭是否真的中毒。

  连自己的儿子都要算计到这个地步,哪怕失忆了也不肯放过,她应该说一句不愧是华君慕容齐吗?

  “红衣姑娘的易容之术果然巧妙,看来孤的四子还是对姑娘的这张脸深有感怀的。又红衣姑娘照顾左右,孤也可暂且放心了。”慕容齐深笑道。

  “多谢君上的信任。那若无他事,红衣便先回云华殿了。”红衣低头说道。

  “好,你回去吧。”慕容齐摆了摆手道。

  红衣慢慢向后退了几步,接着直起身,转身走出了议事殿。议事殿内的气氛因为慕容齐的阴谋算计而变得沉闷不已,饶是红衣这般历事无数之人,在离开之后都觉得有些想要扼腕叹息一番。

  不过,若论心计和利用,难道她不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红衣想到这里,不禁怅然失笑。

  “你在这里傻想些什么呢?”忽然,一个男声传到了红衣的耳中。

  因为现在两人是身处在内廷与后宫的交界之地,所以来往的人很少,而且就在场两人如今的内力来说,是可以发现周围是否有隐匿之人,或者是否有人将要靠近。

  于是,红衣回过身,朝着面庞清秀的男子微微一笑,她开口说道:“原来你还没走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你让我参加副将的选拔,进而接触内廷得到更多的消息,结果你自己反而一点都不关心嘛。”男子双臂抱胸,似是有些埋怨地说道。

  红衣偏头轻笑,语气悠然,“怎么会呢?我可是非常得关心的,不仅关心发生的事,也很关心——梁副将你呢!”

  “我真是拜托你了,不要这么自然地从嘴里说出什么恶心人的话来好吗?还有啊,我叫竹良、竹良!没有人在的时候我可一点点都不想听见你喊我梁竹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奇怪了!”竹良瞥了一眼红衣,突然有些鄙夷地说道:“你到底还准备扮成红衣多久啊?假装这是你易容过后的模样,也亏你想得出来。”

  红衣敛眸微笑,声线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与自然,“是啊,也亏我想得出来……”

  “喂,我这可不是在夸……你。”竹良说到最后的时候忽然一顿,因为他扭头之际,发现女子面上的笑意里根本并无任何实质的愉悦之色。

  “先不说我了,你呢?想必你是得到了什么新的消息,所以才会在这里等我吧?”红衣笑着问道。

  “华君下令将五皇子慕容安澜召回华国,似乎有些大臣拿准了这个风向,都想往慕容安澜那里贴。但是慕容安澜他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哪里会想要管这些朝堂上的破事,天天就在想着法子避开。”竹良无奈摇头。

  “朝堂风云,避无可避。”红衣的眸光深邃,唇角是隐含叹息的笑意。

  “谁让他是华国的五皇子呢?”竹良耸耸肩,又道:“太子慕容麟和三皇子慕容逸的人在朝堂上占多数,各执两派意见。说实在的,慕容安澜要立刻能插得上话是挺难的一件事,他在华国的朝堂之上并无稳固根基。”

  “这也都在意料之内。对了,我之前让你注意的另一件事呢?”红衣忽然眼眸微抬,转而问道。

  “哦,你说那个啊。因为你特意嘱咐,所以我也留意了一下。确实和你说得一样,原本慕容袭怎么说也是华国的四皇子,现在朝堂争夺得这么厉害,他一直因病久留云华殿怎么说也是一件要被人不断提及的事情。可是有几个人,对慕容袭的事情一直皆是绝口不提,而且也是最极力拥护太子与三皇子两派的人。”竹良一手摸着下巴,思量着开口。但是说完之后,他又面露疑惑,“可你要知道这个是有什么用啊?”

  “有用,当然有用,而且用处还大了去了。”红衣闻言,一双凤眸之中隐有笑意浮现,她的眉眼微扬,整个人风采依旧。

  “我现在一看你这么笑,就觉得又有人要倒霉。你这次倒是跟我说说,是谁马上要倒这个霉了?”竹良嘴角抽了抽,一副无语的模样。

  红衣挑了挑眉,嘴角微勾,声*,“这个现在可不能说,说了……”

  “说了可就没意思了,你是想这样告诉我的,对吗?”竹良直接打断,他望着红衣,一副早已了然的神情。

  红衣点点头,咧嘴一笑,“对。”

  “你还真是……”竹良一手插着腰,一手捋了把自己的头发,面上不经意地露出一抹苦笑。

  红衣歪了歪头,无辜的神情跃然脸上,她风轻云淡地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先回云华殿了。容袭失忆的真假还有待我思量,你便继续去做你的梁副将吧?好像感觉也挺不错的。”

  “哪里不错了啊?你知道我为了不让慕容安澜那厮发现我就是竹良该有多难吗?我可是一上早朝就脸头都不怎么敢抬,一直站在最边上。幸好他也是无心朝堂,一上朝就在那里出神,所以就算有时候我上前谏言,他也没有注意到我。”竹良说到这里,起就不打一处来。他为什么那个时候就会一时想不开,居然会答应了眼前的女子,参与了副将的选拔,可以帮她传递消息。

  “辛苦你了。”红衣转身准备离开,但她忽然想到什么似地,蓦地侧过头。她的凤眸微敛,眼底的神色晦暗,却是唇角含笑道:“竹良,多谢你。”

  多谢你,愿意陪我走到这里。

  竹良一愣,显然没料到女子会这般认真地同他道谢。

  他略一沉默,在发现女子即将离开的一刻,他却陡然叫住了她。

  “赫连!”

  女子回过头,望着他。

  “赫连,你自己心。”竹良也没想到这种话居然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我知道了,我会的。毕竟——我是赫连玉嘛!”女子轻声一笑,却是笑得格外透彻,如明月流光般宁静,又如水色烟霞般绚丽。

  是的,她不是红衣。

  或者说,她除了红衣以外,还拥有很多个名字。

  而其中,被她自己最多承认的有两个名字。就比如,她说她自己叫玉染,容袭也叫她阿染,而有更多的人是叫她赫连玉。

  至于红衣,这是一个听起来还算美好的名字。只是好听归好听,却永远都只会是一个空虚得摸不着真实的名字。

  本是不存在,又怎能强求真实?

  红衣,不,现在应该喊她玉染。玉染与竹良分别之后,便随即回到了云华殿中。

  一进容袭的房门,玉染首先听到的就是修子期有些焦急的喊声。

  玉染微微蹙眉,掀开帘子走进里屋,“修大人,发生了什么?”

  修子期见着来人,往边上略是退了两步,这样一来,玉染的视线便清晰了。

  玉染的目光落在躺在床上的容袭身上,容袭的面色此刻看起来尤为惨白,薄唇之上更是毫无血色可言。他的眼眸紧紧地阖着,呼吸也显得尤为低缓沉重。

  “我刚刚离开时,四殿下还并非如此模样。”玉染眯了眯眼,皱眉问道。

  修子期察觉到了自玉染身上散开的一种且柔且寒的感觉,他抿唇道:“就在你走出云华殿不久,公子便倒下了。”

  “他在倒下之时可曾服用过什么东西?”玉染眼中晦暗,不见其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