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夏侯本家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五十八章夏侯本家

  “阿玉,你终于回来了啊!我刚刚回来,结果都这么晚了都没看见你在屋里,我还以为你在这山里走丢了呢!”慕容安澜看见一袭男装翩然归来的玉染,终于是放宽了心。

  慕容安澜今天这一整天都在他的师尊高景天长老那儿呆着,高长老说他近日来只顾玩闹,怠慢了需要修习的功法课业,所以不准他离开。据说他似乎还想要开溜过,只不过最后还是被高长老发现,最终只能被硬生生地闭门修习了一整日。

  “走丢?我看你这话说得一点儿不对,像她这样风姿卓越,飒然清风的男装模样,怕是得把你我,还有你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们全都给比了下去。她这样子啊,多能骗得女子的欢心,这走哪儿不是招蜂引蝶?你担心她走丢的时候啊,她说不准正在哪儿和哪个姑娘或是公子温酒暖茶、郎情妾意呢!”慕容安澜这一嗓子的动静挺大,而且又在院里转了晌久,所以此刻竹良也是一边叨念着一边走了过来。

  “阿玉才不是你说得那种人欺骗人心的人呢!你就是嫉妒阿玉她生得好看,觉得阿玉不管是女装还是男装都压了你的风头吧?”慕容安澜眨了眨眼,十分无害地说道。

  竹良歇了几日,身上的伤被重新上药包扎了好几次,现在外伤都已经不觉疼痛,而内伤也已经开始逐渐好转,现在看起来精神倒是好上了不少。

  他听着慕容安澜所言之后,双臂抱胸,没好气地开口:“你怎么就听不懂呢,我刚才明明是好心想让你看清眼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千金的真实面目。而且我说她什么了?我不过是在说她长得样貌隽美,很懂人心冷暖,很会关怀他人,就是这样啊!”话毕,竹良还露出了颇为无辜的眼神。

  “你确定不是在强词夺理?”慕容安澜睁大眼,忍不住反问道。

  看着慕容安澜与竹良二人在眼前的这番斗嘴,倒是颇为有意思,玉染忍俊不禁,“你们二人还是缓缓吧,就算要找个可以辩论的趣事,也莫要拿我来打趣。”

  “阿玉阿玉,我这可是在帮你说话,你看竹良他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你招蜂引蝶啊?阿玉你真的一点儿都不招蜂引蝶。哦不对,我不是说阿玉你不好看的意思……”慕容安澜说到最后,自己都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头发。

  玉染畅然失笑,她静默了须臾,随后温声开口:“今日,可能还真要被竹良给说中了。”

  “诶,阿玉这是何意?”慕容安澜诧异道。

  玉染轻轻吁出一口气,浅笑道:“今日出门时,确实翩然了些,叫人结下了误会。不过——容颜天生,这也不可全推说是我的过错。”

  “酒安澜,你听见没?她自己都承认了哦。”竹良扬了扬下巴,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慕容安澜一顿,“承认什么?”

  “她刚才说的话的意思是,她今天出门的时候,打扮得实在太俊俏了,所以引得人家姑娘以为她就是位俊俏的公子,想要与她一叙良缘呐。”竹良好心地替慕容安澜解释。

  慕容安澜咽了口口水,转头看玉染,“他解释的……是对的吗,阿玉?”

  玉染煞有其事地点头,“恩,很对。”

  慕容安澜静默地观望了玉染的面孔一会儿,片刻过去,他抬起手,手心轻轻地拍了拍玉染的肩膀,然后关怀似地开口:“唉,阿玉你就放心吧,万一有人追过来,我一定不会告诉追来的人你是个女子的,也不会告诉她你是夏侯家的人。”

  玉染闻言,愣是一滞,她静默良久,接着罕见地有些尴尬地抬起手,纤长的指尖挠了挠自己的额角。她凤眸微抬,讪讪一笑,“多谢安澜你的好意。但就是那个你口中说得那个可能要追来的人吧……她是——”

  “她是谁?”慕容安澜好奇地问。

  “她是夏侯家本家的嫡女——夏侯倪。”玉染耸了耸肩,接着笑得风轻云淡。

  “夏侯家本家的嫡女?”慕容安澜突然一怔,“那她不会是你的死对头吧?”慕容安澜仍以为玉染是夏侯家分家夏侯离一脉的千金。

  玉染摇头,“不是。”当然不是,她毕竟根本不是夏侯家的千金,又怎会与那夏侯家本家的嫡女为敌。

  “你可真的还是一如以往般的有能耐。”竹良嘴角抽了抽,不愿做过多的评价,不过他这话语里损玉染的语气倒是明白着放在那儿了。

  出个门就遇上这商国鼎鼎有名的夏侯氏本家的嫡长女,竟还被人一见倾慕,这怎么能不说她玉染有能耐?

  “可是……这夏侯本家的嫡长女怎会出现在昊天宗内?”慕容安澜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玉染拂了拂衣袖,轻叹一声,将两人先一起招进了屋里。

  “坐吧。”玉染坐于桌前,看着慕容安澜为自己急匆匆地倒了杯水,又见他是一口将水灌下,她有些好笑地说:“你师尊关你一日,又不至于连水都不给你一杯。”

  慕容安澜一手撑在桌上,托着下巴,无奈道:“的确是有吃的有水,可我自己闷着慌,这没心情吃饭,连喝水这件事都给气忘了。阿玉你先别管我的事了,你继续说啊,那夏侯嫡长女怎会出现在此?”

  “安澜你可认得夏侯铮?”玉染神态平静地问道。

  “夏侯铮?”慕容安澜蹩了蹩眉,似是思讨良久过后开口道:“未曾听说。”

  “这夏侯铮是商国当今丞相夏侯仪的嫡长子,他现在就拜于昊天宗鄂思远长老门下,你难道以往都不曾听闻过这等消息吗?”玉染解释道。

  慕容安澜拢着眉,摇头说:“我确实不知道。这鄂长老性情古怪,在昊天宗里鲜少与其他的长老走动,我只听师父说鄂长老在昊天宗的五位长老里最擅长的是射箭之术,一箭穿杨而过,很是精准,所以他门下的弟子也基本都是善于射箭。但是听说归听说,阿玉你也知道我经常喜欢在外头走动的,而且就算回来了,也不会和离得这么远的一个鄂长老门下的弟子打交道,所以我还真没想到,那个商国丞相夏侯仪的嫡长子居然都会跑到这儿来。”

  “毕竟昊天宗的武学名扬千里,若是有心要求得一身好武艺的人,想必昊天宗便是一个极好的选择。那夏侯铮既然是夏侯氏本家的嫡长子,那多学些东西也是自然的。”玉染思量过后说道。

  一旁的竹良听罢,点头道:“那想来夏侯倪就是跟着她的兄长来的了?”

  “应该就是这样。”玉染答道。

  “这鄂长老的所属门下在靠近后山的地方,是五位长老里离得最远的地方,阿玉你怎么散个步跑到这么远去了?”慕容安澜惊讶道。

  “这次你可真误会我了,我就算再有兴致,也不至于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溜达一趟。走错了路的是那位夏侯倪千金,我只不过是在她的要求下陪着她一起走回去罢了。”玉染晒然一笑,神色淡然如常。

  “陪她走回去?那夏侯倪看中的是你的那副女扮男装的俊俏容貌,那你图得又是她的什么呢?你可别说你是好心才愿意陪着她回去的,我知道你的性子,有利可图才是真。”竹良敲了敲桌面,扬眉问道。

  玉染轻笑一声,她的凤眸之中黑如曜石,隐有静谧流光划过,她望着竹良的双眼,说道:“我不过是听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才多问了几句,想要再听听有没有更有意思的事情。”

  竹良默了下来,他盯着玉染,一时间一语不发。

  慕容安澜似是一个人在那儿盘算了一下,接着开口道:“阿玉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那夏侯倪……到底是和你讲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这件有意思的事情啊,它没办法和太多人说,和太多人说了,这有意思的事情它就没意思了。”玉染不紧不慢地也为自己倒了杯茶,茶水已凉,是她喜欢的温度。她抿了口茶,出口的语气散漫随意,倒当真不像是什么要紧之事。

  “竹良,你听明白了吗?”慕容安澜转而去问竹良。

  竹良移开视线,摊手道:“你都不知道,那我自然更不知道。不过看她那模样,就知道这有意思的事情啊,在我门看来绝对无聊至极!”

  “你说真的?”慕容安澜抱着怀疑的目光。

  “有本事你从她的嘴里套出话来?”竹良将难题重新抛回慕容安澜的手中。

  慕容安澜闻言,连连摇头,“那还是算了。”要从玉染的嘴里套出话来,那岂不是比登天还难?

  玉染倒是不介意这两人当着她的面调侃自己,她现在要考虑的还有很多事,没办法将这一切抛之一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