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五十二章 无法挽回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五十二章无法挽回

  竹良被慕容安澜扶着去医馆的一路上皆是昏昏沉沉的,一声竟是都没有吭。大夫给他包扎完了伤口,他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待到天色已沉,夜色袭来至极,竹良才慢慢清醒过来。

  因为身上传来的疼痛与无力感,让他眉头紧锁着缓慢睁开双眼。烛火跳动,发出细微的呲呲声,而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凑在自己跟前偏着头瞧着他的女子。

  这个正在瞧着他的女子正睁着她的那双狭长黝亮的凤眸,面上带着的是他过去有一段时间里熟悉至极的风轻云淡之姿。女子的面容一半映在烛火的光亮之下,而另一半被笼在孤寂的夜幕之中,看起来竟然隐约有种复杂与寂寥之感。

  寂寥?

  竹良心中暗自讽刺了自己一遍,他在想什么呢,这个女人手中握有无上权势,传闻中更是素来以风流之名著称,又怎会觉得寂寥?

  恐怕就算有寂寥之感,也是权势多至无处用,美人繁至情难分吧!

  竹良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他的想法是十分正确的,他觉得自己刚才一瞬间竟然冒出有些同情赫连玉的想法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总算是醒了。”玉染见刚刚清醒过来的竹良正望着她露出无比沉吟的模样,她抬眸笑笑,似乎毫不介意。

  “你怎么会在这里?”竹良默了默,下意识地冒出这么一句。

  玉染闻言,一手托着下颚,一双美目在竹良的脸上婉转流连半晌,就在竹良有意避开她视线的一刻,她提唇一笑,陡然开口:“这里是医馆,你被人伤成那样,看在你还是我熟人的份上,我自是要送你来的。你受得伤确实严重,但我想以你练就的一身本事应该还不至于丢了性命,在来到医馆的时候你还是能感觉到周围情况的吧,你这难道不是在明知故问?”

  竹良被玉染实在盯得难受,可偏偏玉染的目光灼烈,似乎一眼就能看到人的心底。他一顿,尴尬地撇开头,“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竹良问得是玉染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商国,照道理来说玉染此时应该还在宁国坐着她的摄政王,可偏偏玉染却将话题直接挪了开。

  玉染眨了眨眼,她的后背轻轻地靠在了椅背上,而左手也从下颚处收回,她右手的折扇扇尖在左手心敲了敲,然后只见她的眼底露出一种深邃且探究的意味,她看起来笑得别有深意,“先别急着问我啊。你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你呢?你为什么——又会在商国呢?”

  玉染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竹良是长孙弘的贴身侍卫,当时长孙弘离开安国,竹良应该是随同长孙弘一起离开的,可是现在在商国她遇见了竹良,可竹良的身边却没有长孙弘的身影,这一点是她比较想知道的。

  竹良听完,仿佛是被说着了心头的沉重之处,他忽然微微垂下眼帘,神色蓦地晦暗起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喉间暗哑地开口:“那时世子因为王爷和姐的死已是心灰意冷,同时对安国再无留恋,我确实是准备陪同世子一起离开的,世子他整个人都好像变了,我没办法放心他一个人走。”

  “所以,是长孙弘把你赶走了。”玉染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她盯着竹良,一双漆黑的凤眸之中似乎已有明了之色。

  “世子说他这一路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说他接下去想要自己慢慢走,不希望他的身边有任何人打扰。”竹良回忆起当时长孙弘言语时的深谙神情,一时之间竟也是心头复杂。

  “是吗?”玉染微微仰头,她弯了弯眼眸,实际却并未带有任何的实质笑意,她说:“看来,长孙弘和以前真的是不一样了。”

  竹良抿着唇,视线终于回归到玉染的精致面容之上,他颇为复杂地开口:“这么看起来,没有变的应该永远只是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宁国摄政王而已。你和那时简直是一个模样,还是喜欢这么没头没尾地笑着别人。想想我那段时候竟然还会觉得你是个又傻又单纯的女人简直是太愚蠢了,是我眼拙。”

  “不是你眼拙,我失忆的那一阵,确实连我后来想想都觉着自己傻透了,也做了很多傻事,出了不少馊主意。”玉染敛眸轻笑,下一刻,她转而又道:“不过,有一句话你说错了。一个人活在世上无时无刻都在改变,即便你觉得自己或者对方没有变,那也只是表面上产生的错觉。因为世事育人,人活于尘世间,则会学习和了解到越来越多不同的东西,你每多知道一件事,你每多一个想法,你每多说一句话,也许都会对你的将来造成巨大到无法挽回的影响。这就是说我们注定会改变,哪怕你还记得自己的本根,可我们还是会随着世事流转而不断学习着改变。这是无意识的,你我都注定如此。”

  竹良望着玉染,一言不发。直至许久过去,他一边挣扎着撑起身子,直到顺利地半靠着身后的枕和墙坐起,他才吃痛地缓慢开口,声色之中充满着无奈之意,“所以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起话来叫人讨厌。”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玉染笑了笑,可是却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不过,你明明知道我是赫连玉,你还敢向我直言不讳,难道你不怕我因怒杀了你吗?”

  “赫连殿下刚花了重金救我,现在如果又因为生气要杀我,难道不会觉得太亏了吗?我相信殿下一定不会做这么亏本的买卖。”竹良很笃定地说道。

  玉染听着,有些好笑地反问,“我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这种事也是长孙弘告诉你的?”

  “就算世子不告诉我,我也大约可以才得到了!”竹良没好气地说道。

  “哦,那我在你的印象里可真是个气的人,早知道就不救你了。”玉染偏了偏头,飒然说道。

  “说到底,你也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啊?你是宁国的摄政王,怎么随随便便地就跑到商国来了?”竹良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

  玉染挑了挑眉,她十分随意地摆了摆手,说道:“我就是心情不顺,所以就出来透透气了。”

  “你开什么玩笑啊!我知道之前宁国和华国的大战的时候,你又是被自己夫君给坑了,又是在生产的时候还得应付大军。这些确实够惨,你心情不顺是理所应当。可就因为这些事你就抛下国事跑了,这怎么可能啊?”竹良简直无语了。

  “我确实就如同你说得一样,是个任性至极的人。”玉染似乎是想起了迁就自己的卓冷烟和秦奚他们,神情里忽然多了几分感怀。

  “这也不对。”竹良思来想去都不觉得像玉染这样一个善于布局天下的人做事会随意到这个地步,“你不会……又和在安国一样,虽然明面上看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实际上又是那透气当成幌子,来查看商国的情势了吧?”

  玉染闻言,凤眸微眯,唇角的笑意似乎又深了几分。她笑得柳眉弯弯,明明是明艳至极的模样,可偏偏在竹良的眼中却显得有些可怕。

  这一刻,竹良也反应过来自己把脑中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这种令人深究的言辞他居然直接朝着一个手握重权的摄政王说了出来,怎么都觉得是个不要命的行为。

  竹良顿了顿,似乎犹豫着准备再说什么,“我……”

  “诶,你醒了啊?”竹良的话被打断,从门外掀开帘布走进来的人是慕容安澜,慕容安澜看见竹良已经清醒过来,显然有些惊喜。

  “你回来了。”玉染扭过头,温和地说道。

  “阿玉,你饿不饿,你看我给你带了包子回来。”竹良先是将包子塞到了玉染的手中,然后又停在床边盯着竹良打量了许久,他咧嘴笑道:“你总算是醒了,看你伤得这么重,还真是吓人,我还以为你至少得昏睡到明天才能醒过来呢。”

  “你是?”竹良的目光在慕容安澜的身上扫了一遍,他从就与湘王府的世子相伴,所以对不同的人的身份家室都有着比较敏锐的分辨眼光。就现在他看见慕容安澜的第一眼印象,就觉得眼前之人的家室应该十分优越,是贵族子弟。

  慕容安澜笑得更高兴了,他直接大大咧咧地伸出手臂从玉染的肩后一把揽过,然后用着异常轻快的语气说道:“我叫酒安澜,是阿玉现在一起闯荡江湖的好搭档哦!”

  “啊?”竹良听完慕容安澜的解释,竟是一时间觉着有些懵。

  什么闯荡江湖?什么好搭档?

  这赫连玉又在搞着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堂?

  他竹良到底是傻了还是太蠢,怎么就一个词都没有听懂呢?

  竹良用着格外诡异的目光看向玉染,谁知得来的却是玉染同样诡异的一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