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皇后 第二百零四章 婚宴开

小说:帝女皇后 作者:轻风若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2:56: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零四章婚宴开

  玉染的手心手背都传来一种微凉的感觉,她指尖收拢,反扣住容袭修长的手指。她微微侧头,头上的步摇玲珑作响,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她挑起眉梢,笑着说道:“你的手很冷,紧张的人是你,不是我。”

  “故意的?”容袭似笑非笑地瞧着她。

  “对,故意的。”玉染毫不避讳地承认,因为她向来晓得容袭的体质寒凉。

  容袭笑而不语,他将视线重新放到前方,带着玉染心地踏上一阶阶的台阶。

  容袭兀自眯了眯眼,他的神情看起来很高兴,是那种难得的打从心底的高薪。因为这可以说是他对面玉染时第一次的获胜,不是完胜,而是那种心理上的部分胜利。

  玉染这次会对他妥协,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他拿捏住了玉染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那一部分不来自于玉染的亲人,而是来自于玉染对他产生的别样情感。这情感并不因为他曾经是玉染的合作同伴,而是他可以从玉染的眼中清晰地看见——玉染喜欢他,甚至对他还抱有了特殊的眷恋。

  容袭想,如果说他们互相利用的想法已经被明摆着摊开在两人的眼前,那么索性,他就一不做二不休将情感也当做一种利用的工具放在玉染面前。

  玉染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而容袭很庆幸,玉染选择了前者,也因此为两人带来了更深刻的羁绊。

  容袭的心底一片清明,他微笑:自此,当我们其中有一人拿利刃刺向对方,那自己也会受到等同的伤害;当其中一人踏出了无可挽回的一步,那另一人也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泥沼。

  我们相生相克,就算是利用彼此到最后一刻,那也是共同进退。即便是他们做尽人人所厌之事,那也是心甘情愿共同堕入阿鼻地狱。

  我们都是人间修罗,被别人所敬重与畏惧,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

  直至世间万物消亡,阿染,你也休想从我的面前逃开。

  容袭对玉染的占有心太过强烈,这种炽烈的心情就如同灼灼烈火,似可焚烧世间万物,只为留你一人。

  阿染,不管你现在心中所想究竟为何物,但我相信终有一日你会发现,这天下间你可安稳容身之处,只有我的身边。

  不论容袭的心中闪过多少念头,他的面上始终带着醉人的微笑。

  而玉染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她的眼底平和无波,清晰着倒映着男子俊美的侧颜。这一刻,她想的是:原来,两世轮回,她的心中对过往仍有眷恋。她真的很珍惜前世与容袭一起度过的每一刻温暖自在的时日,哪怕是欺骗也好,哪怕只是因为前世的她仍旧懵懂,不知世间利用也好,她都承认——容袭有真真切切地走进她的心里过。

  所以这一次,即便他们皆是不知将来会发生什么、面临什么,她也都认了。哪怕最后他们还是分道扬镳,哪怕最后他们仍旧互相争斗厮杀,现在,就让她再任性一次吧。

  玉染微微向身右后侧看去,那里有一人正在陪着她一步步地向前走。那人——是卓冷烟。

  玉染的脑海中依稀浮现的是她刚刚救下卓冷烟时的情景,那时的她年纪不大,一双眼睛总是笑盈盈的,她只是望着卓冷烟,咧了咧嘴,“我救了你的命,但我不要你报答,也不指望你报答。所以,我当以重金相酬,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些事,这可不违背你做刺客杀手这类的本意吧?”

  可是没想到,这做一些事到后来就慢慢成了性命相托。

  人们总说,一个人在别人的眼里是何种印象,总是从平时日积月累起来的。你对别人的好,或许别人需要记很长的时间、记很多次;可你对别人的不好,或许别人只要一瞬便记住了。

  而玉染给卓冷烟的印象,就是玉染是个能够容人的人。“容人”,这个词实在太过重要,曾有多少君王因为这个词失去了自己的疆土,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性命,只因他们用人却疑人,用人不容人。可玉染不同,卓冷烟认为,玉染的果决与无情只是来自于她对事情的正确判断,只要玉染判断正确,那么对一些人适当的残忍只是给更多人留下了活路而已。

  玉染飞快地收回视线,她幅度地提了提唇角,面上的笑意格外平和:冷烟,我至今在你面前任性了不止一两次,你能继续这么容忍我下去,我要谢谢你。

  两人一步一步走到殿中央,玉染抬头的一刻,她看见了站在赫连枫身侧的人,随后蓦然一怔,在一怔过后她面容上的笑意反倒是愈发浓烈了。

  因为站在赫连枫身后侧的人是秦奚,秦奚注意到玉染的视线,在停顿一瞬之后,俊容之上同样绽开了温和的笑意。他的薄唇开阖,似是在无声地对玉染说:恭贺殿下。

  这一刻,玉染是心酸的。

  她真的一直觉得秦奚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不是她有意夸赞,这是她出自真心实意的感叹,因为秦奚待她实在太好了……好到玉染不知所措,不知自己究竟该如何拒绝,才能让秦奚彻底对她死心。

  然而,每每当她与秦奚摊开表达一次她不喜欢他,秦奚总能一笑置之,然后再一次来到她的身边,只是对她轻声道一句:殿下,你不喜欢我,但却不能阻止我喜欢你。所以,只要殿下还未谋得大业,只要殿下还需要我一日,我就绝不会离开殿下一步。

  这样一个人,让玉染要何如是好?

  那时的玉染真的有想过,如果百姓口中对赫连玉所传的流言是真的,若她真的是个风流天下之人,那她是不是就可以多分出一丝爱,不让秦奚这么失望呢?

  可惜,玉染看似风流多情,实则却是个执念至极之人。

  而让她执着了两世的那个人——是容袭。

  所以,她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任何一个人。

  “君王在上,天地为证,我赫连玉愿与慕容袭结为夫妻,今生……”永不离,本该是这三个字的。结果玉染还是没能说出口,她到此一顿,晒然一笑之后继续道:“今生只盼一人心。”

  “君王在上,天地为证,我慕容袭愿与赫连玉结为夫妻,今生——只愿白首不相离。”容袭说到最后时,忽然与玉染对上了视线,他的笑意愈发深邃,一双漆黑的眼瞳同样幽静得怖人。

  玉染同样颇具深意地回望了他一眼,最后还是眼帘一垂,抿唇低笑起来,笑得

  玉染与容袭对拜之后,宴席便开了。宴席一路从文华殿大殿摆到了后花园之中,宾客之中有宁国朝臣,更有四国来使。

  “恭贺殿下大婚。”

  “是啊,臣也要恭贺殿下大喜。”

  不少朝臣纷纷朝玉染举杯祝贺。

  而玉染和容袭思量之下,也漫不经心地喝了两杯以示敬意。

  两人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了熟人的边上。

  “南玉,你今天很好看。”长孙弘笑眯眯地瞧着玉染,与心中的沉闷是截然不同的表现,他依旧是在真心夸赞着玉染。

  “恩,多谢。”玉染笑着说了一句。

  “今日南玉你大婚,这么难得的日子,不如待会儿我就去闹洞房吧,肯定热闹。”长孙弘双臂抱胸,打趣着说道。

  “好啊。”

  “恩?你再说一遍。”长孙弘被玉染的回答弄得一怔,他有些怪异地开口,只是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玉染仍是满目笑意,她笃定地又张开了口。

  “我说——好啊。”

  “不好。”

  这一次,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声音柔和灵动,另一个声音温润平静。

  很显然,前者是玉染,后者是容袭。

  玉染很快反应过来,面上极快地浮现出无辜之色,她耸了耸肩,用着极为无奈的语气说:“恩……可惜了,他说不行。”

  长孙弘只觉得自己的嘴角一抽,似乎被玉染震惊得不轻。

  “是可惜了,阿染的夫君现在是我,我可是很心眼的一个人。”容袭的语气一派温和,面上也是笑意浅淡,可他那双漆黑的眼眸却愈发深邃锋利,似乎站在他面前的人,就可以清晰感觉到来自容袭身上的寒冷之意。

  “是啊,所以你可得心些慕容殿下啊。他心眼起来,长孙世子您可是绝对比不过的。”走来的人是秦奚,他还是那般温润清雅的模样,但语气里的调侃之意显然已经溢于言表。

  秦奚与容袭之间不对盘,玉染的心里最清楚。至于是因为什么不对盘,玉染更不想解释。

  “秦奚,这次要你赶去边境,辛苦你了。”玉染敛了敛神说道。

  “不会。”秦奚摇头,随后温和地笑道:“原本以为今日会赶不上的,但是幸好,我还是赶上了。”

  玉染怔了怔,还是保持着微笑的模样,“是啊,你能正好赶回来,真是太好了。”onclick="hui"